地球人的判断很准确,琼斯人的心理防线垮塌了。

地球人把同意再停战一天的决定发给琼斯人的同时,也把琼斯人死后尸体的状态的视频也同时发了过去。

一看到自己人死后如此状态,琼斯人都呆了。死亡的阴影笼罩在了所有琼斯人的心头,更有死后的那种状态的恐怖,让她们完全无法接受了。

“干脆早点死吧!”一个琼斯人呆呆地低语。她不想看到自己身边的同胞变成那堆秽物,拔出枪对自己的脑袋开了一枪。

她这个动作似乎给其他人做了榜样,琼斯人纷纷拔枪自裁,甚至那些注射过血清看似还算正常的琼斯人,也都不想再活了。琼斯晓风想阻止,但根本没用。没过多久,所有的琼斯人都成了尸体,除了还没战死的几十名半地球人半琼斯人的孩子。

亲眼目睹这悲惨的一幕,许韵之也不由自主地潸然泪下。

看到大势已去,琼斯晓风也举起枪,对准了自己的脑袋。

“你的责任还没完呢,晓风!”萨曼莎冷冷地说:“还有这几十个孩子和那些怀孕女人,你打算怎么和地球人打交道?”

琼斯晓握枪的手风慢慢垂下。她看着萨曼莎,那凄惨的眼神,让久经风浪的萨曼莎不由得砰然心悸。

“不要这么看着我!”萨曼莎还是那种冷冷的语调:“去布置一下……”

她一转眼,看到许韵之怜悯的目光。

“你也别用这种目光看我!”她很冷静地说:“我很好!”

“我知道你很好,仍然保持着你固有的理性!”许韵之说:“可你觉得有必要吗?”

“有!”萨曼莎说:“我活得够久了,见识过愤怒的男人是怎么回事!”

“你是害怕秦浩阳、项云龙会阻扰?”

“没错!”

“秦浩阳是我们所有男孩子中最阳光最豁达,最温文尔雅的一个,”许韵之说:“我相信他会顾全大局的。至于项云龙,他很听秦浩阳的。即使秦浩阳不能劝阻他,他妈妈项紫旦,也不会让他乱来的!”

萨曼莎什么也没说。

一天又过去了,第二天正午,琼斯人宣布投降。

地球人蜂拥而入,进入中央控制室前面的大厅里。萨曼莎、许韵之并排坐着,琼斯晓风带着剩余的几十个琼斯孩儿兵,持枪站在周围。抱着婴儿的伊芙和那些怀着孕的琼斯女人,以及一百三十多个地球男孩,则被萨曼莎藏在大厅后面的休息室里。

“既然投降了,”张静怡、项紫丹、贞姐,带着大约一百名地球战士进入大厅。贞姐看到琼斯晓风等还全副武装,很不满:“还不缴枪?”

“等谈妥了,我们自然会解除武装的!”萨曼莎微微一笑,说:“请坐吧,张司令官、项少校!”

谈判开始,萨曼莎首先宣布,琼斯人放下武器投降,并对这百年来给地球人造成的痛苦表示了歉意。接下来,她简单地说了她们最后的要求,放她们剩余的人出城,让她们随便找个地方容身,她们则释放一百三十几名地球男孩。

“我们只剩下这一百多人,其中还有七十余名怀孕女人。就我们这些人,已经不可能再给地球人造成伤害了!”最后,萨曼莎说:“你们知道,我们的琼斯母舰已经毁了,我们没有了克隆所必需的器材,过若干年,我们这些人也就死了。剩下的,也就是那些怀孕女人肚子里的孩子了。这些孩子原本就有一半地球人的血统,如果与你们的孩子通婚,几代一过,他们很快就会被同化,也就是地球人了!所以,我恳求,你们不要为难他们!”

“我们有理由接受你们吗?”张静怡问道。

“这件事我跟你们许教授沟通过了,”萨曼莎说:“我们琼斯人原本以为,我们可以利用地球人的基因改造自身,以期在地球上生存下来。但事实证明,这是不可能的。宇宙不允许违背它的规律的事情发生。结果是,与其说是我们利用地球人的基因,倒不如说,是我们给地球人送来了新基因。这对地球人的将来,是有很大好处的!”

“你的意思是,我们还得感谢你们了?”贞姐讥笑道。

“不用,我们阴差阳错,是主动送上门的,请笑纳!”萨曼莎苦笑道:“如果你们没有别的意见,我们就可以进入下一程序:双方签字!条约生效后,我们立刻离开地下城,去地球南端的好望角,从此不再回来了。”

张静怡看看许韵之,问道:“许教授,你看呢?”

“差不多就这样吧!”许韵之说:“但我觉得你们不必走得太远,就在近处找个地方安顿下来吧!”

“还是远一点好!”萨曼莎说。她扫视了一下那些站在远处的地球战士,看到了瞄准镜的反光:“秦浩阳,你想打死我么?”

许韵之、张静怡、项紫丹闻声站起来。琼斯晓风和那些琼斯孩儿兵,也闻声端平了他们手中的枪。

“阳阳,不要!”许韵之喊道。

战士群分开一条路,秦浩阳拿着他的狙击步枪走上前来,他已经拿回了那支和易舒兰交换的狙击步枪。他的双眼血红,喷着愤怒的火焰:“凭什么要放过她们?”

“阳阳,知道你委屈,知道你愤怒,但恳请你顾全大局!”许韵之说:“战争结束了,我们也拿回了属于我们的东西,不要再流血了!”

“还在乎多流这点血?”秦浩阳再次举起了他的步枪,对准了萨曼莎。琼斯晓风和琼斯孩儿兵们,也举起了他们的枪,对准了秦浩阳。

萨曼莎也举起了手:“你不在乎你的弟弟们,那你就开枪!”

她手里是一只遥控器!

秦浩阳死死盯着萨曼莎手里的遥控器,他扣在扳机上的手指渐渐松开了……他慢慢垂下了手中的枪,重重地吐了口气,然后头也不回地走了。

“条约需要修改一下!”萨曼莎深深地吸了口气说:“我们要带走随身武器!”

秦浩阳回到自己的帐篷里,开始收拾东西。为了那些被琼斯人扣押的弟弟们,他不得不放弃击毙萨曼莎。他恨自己没有勇气,再一次放弃复仇,所以打算跑得远远的不再回来。

易舒兰出现在帐篷门口,她默默地看着他收拾东西。等秦浩阳收拾完东西,背起背包要走时,她轻声问道:“你打算去哪?”

“不知道,越远越好!”秦浩阳眼中闪着泪光:“姐,保重……”

“你不是说要收拾自己的烂摊子吗,放弃了?”此时的易舒兰,脸上没有任何表情。

秦浩阳看看易舒兰,低下了头……

残阳如血,大地笼罩在一片橘黄色的暮色中,琼斯人踏上了流亡之路。她们急急忙忙跑了三天,希望尽快逃离危险之地,但是,危险还是如影附形,紧紧跟着她们。

第四天,黄昏时分,一声清脆的枪声,划过空旷的大地。琼斯晓风的脑袋被一颗子弹穿透,来不及哼一声就倒地毙命了……

“秦浩阳跟上来了!”萨曼莎的心直往下沉。虽然地球人同意她们带走随身武器,但对付隐身在暗处神出鬼没的狙击手,她们毫无办法。

接下来的日子里,不经意间就会有人倒下,倒在狙 击 枪精准的射击之下……那最后一天太阳西斜时,一百多名琼斯人,只剩下萨曼莎和伊芙,以及她抱着的孩子了!

“这是命!我们不走了!”萨曼莎仍然保持着最后的尊严,在这个血色黄昏,她不想落荒而逃,所以对着看似空无一人的旷野高喊:“你出来吧,秦浩阳,不要躲躲闪闪!”

她不停地喊,终于,远处有人露头了。一个,两个……总共有十几个。

“来吧!我们就在这里,来杀了我们!”她把手中的枪扔的远远的:“秦浩阳,你无须暗中伤人,过来朝我们开枪,我们不会抵抗的!”

十几个地球人都是全身包裹着,只露出一对闪耀着仇恨光芒的的眼睛。她们缓缓地围了上来,在离萨曼莎和伊芙几步远的地方,她们站住了。

“你也有今天,萨曼莎!”离得最近的那个地球人,拉下了包裹在脑袋上的头巾:“别以为你不抵抗,我们就不杀你!”

“是你!”萨曼莎看到,这个人是易舒兰,她笑了:“很好,死在易千雅的外孙女手里,还算是个不错的结局……你开枪吧!”

“我没资格杀你!你曾经救过我的外婆,我杀了几十个琼斯人,最后你还放了我……可她们有!”易舒兰冷冷地说着,朝后退了几步:“给你介绍一下:这十几个地球女人,她们就是那些被你们当作制药材料的女孩们的母亲们!”

“三百多个女孩子三百多个母亲,也就剩下她们这十几个人了!瞧你们都干了些什么!”易舒兰深深地吸了口气:“就让硕果仅存的她们,给所有人的女儿讨个公道吧!”

萨曼莎的脸失色了,她这是第一次,也是最后一次在地球人面前失去了她固有的镇定……十几个地球女人,端平了手中的枪,同时向萨曼莎开火。一阵密集的枪声响起,萨曼莎的身体立刻被打成了蜂窝状。

那十几个地球女人走上前来,扒光了萨曼莎尸体上的衣服,用绳子拴住尸体的脚腕倒挂到一棵树上----她们的孩子,就是这样被琼斯人倒挂着放血的……

“剩下的是你的了!”易舒兰对站在一旁的秦浩阳说。

眼看着母亲被十几支枪打成蜂窝状,倒在地上血流满地,又被扒光了倒挂在树上,伊芙只是抱着孩子呆呆地看着,一声未出。她的目光缓缓转向一步一步走近,死死盯着自己的秦浩阳,眼中露出了绝望的神色。

“我该死,杀了我吧……”她突然双膝跪地,双手托起婴儿,然后再把婴儿轻轻放到地上:“求你了,杀了我,把孩子抱走……他也是你的……”

太阳正在下山,天空中的云彩,如火一般燃烧起来似的,把原野染成一片血红……

章节目录

悲怆的生命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6号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冬夜之狼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冬夜之狼并收藏悲怆的生命树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