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邢浩东根本不是你的孩子!是云婉和韩东升的骨肉!”

楚淮的声音惊醒了此刻每一个人心中的梦,亦或许,楚淮本身就是一个噩梦,永远醒不来的噩梦!邢康成整个人都瘫倒在地上,像是一个迷失了方向的婴孩。而刚刚赶来的邢浩东,脑袋也是嗡嗡的乱响,好在有楚合萌搀扶着他。

从铁牢里被楚合萌救出来的韩辰逸,也是瞠目结舌,目光在邢浩东和楚淮之间来回。原本已经知道事情所有经过和真相的何璐,此刻也无法保持镇定,紧紧的咬着红唇,脸上一点水色都没有。

“我不信……”邢康成呢喃道,“是你故意在骗我!浩东是我的孩子,是我和云婉的孩子!”

楚淮大笑道:“我骗你?今天你注定难逃一死,我还会骗你?云婉为了不让韩东升找你的麻烦,才说孩子是你的,就连韩东升也不知道邢浩东的身世!这个真相,我查了二十年了!”

“我不相信你说的话!云婉不会这样对待我的!不会!她是爱我的……爱我的!”

邢康成低吼着站了起来扑向楚淮,楚合萌倒吸了一口冷气,还未回过神来,竟然看见楚淮从容不迫的从轮椅上站了起来,大步上前抓住了邢康成的衣襟。

众人大惊,一直伺候楚淮的何璐都吓住了,这么多年来,敏锐细心如她都从来没有发现楚淮假装腿脚不便的破绽!天啊,此时此刻,楚合萌等人的嘴巴都足以塞下一个拳头。

“邢康成!如果不是你,我的幼珊不会离开我,萌萌更不会成为流浪儿!都是你害得!”

楚淮年轻时是雇佣兵出身,这么多年人前是双腿残疾的病人,人后却是亲手**出a哥等人的老大,身手绝对不是邢康成这样的人能驾驭的。

眼见着邢康成被楚淮推着连连后退,整个身子都撞在了夜景台的栏杆上,邢浩东和楚合萌终于回过神来,她一个大步纵身上前,邢浩东一瘸一拐跟在后面。楚淮一门心思想要为秦幼珊报仇,狠狠的掐着邢康成的脖子,想要把他推下去。

“爸!住手啊!”

楚合萌大叫着抓住了楚淮的胳膊,楚淮却龇牙咧嘴的大笑道:“这么多年的计划就要完成了!就要完成了!邢康成,你去死吧!”

“不要啊!”楚合萌紧紧的抓着楚淮,低吼道,“爸!你现在有了我啊!你舍得因为杀人罪离开我吗?我不能离开你的啊,爸!我没有了妈妈,哥哥昏迷不醒,你是我唯一的亲人了!爸!我求求你,为了我,收手吧!”

楚淮的睫毛一颤,手上的力度松了松,扭头看向楚合萌,呢喃道:“婷婷?我的婷婷……”

楚合萌噙着泪水点着头,只听“嘭”的一声,邢浩东拾起一根大木棍,把楚淮打昏了。

楚合萌急忙搂住了楚淮,邢浩东则扶住了邢康成,何璐一面报警一面叫了救护车,韩辰逸则帮着楚合萌把楚淮抬在了轮椅上。一番混乱,这才终于安静了下来。可是楚合萌的一颗心,却从来没有这么乱过。

她侧眸看向邢浩东,在救护车红蓝色的灯光下,他的脸忽明忽暗,侧脸的棱角被黑暗勾勒得十分清晰,像是无人可以攀越的天山,险峻阴沉的可怕。在他的面前,任何人都不敢呼吸,包括楚合萌。

“萌萌?”

韩辰逸走了过来,楚合萌回过头去,忽听救护车发动的声音,她再看向邢浩东的时候,只剩下宽敞的夜景台而已,什么人都没有。邢浩东是跟着救护车送邢康成去医院了,可是他却什么话都没说。

尤其是,当他们知道他是韩东升的儿子,当他们知道邢康成放火烧了她的家,害她孤苦无依,当他们亲眼看见她的父亲想要杀死他的父亲……

一瞬间发生了这么多事,楚合萌的脑袋都要炸掉了。

她安慰自己,事情发生的太突然,邢浩东只是不知道怎么面对自己而已。总有一天,邢浩东会和她坐下来,重新梳理这一切的。

楚合萌茫然的望着消失在黑夜里的救护车,身边的夜风瑟瑟的吹,没有任何春日的感觉。韩辰逸站在她的身旁,搂过了她的肩头。

何璐坐在另一辆救护车上,由护士替她检查着身体。她被楚淮囚禁了很久,每天三餐和水都没有少,所以身体的损伤并不大。她只是看着一旁接受医生检查的楚淮,沉默不语。

依照楚淮的个性,何璐知道了他所有的事情,他完全可以杀人灭口。

可是,他没有。

“原来,您一直都当我是您的女儿。”

何璐呢喃着,自从楚合萌出现后,一直在她心里憋着的委屈,终于在这一刻爆发了。

只可惜,等待楚淮的不是一家团聚的欢乐,而是因为妨碍司法公正和绑架勒索案,将在冰冷的监狱里度过残生的宣判。

判刑的那天,楚合萌和何璐一起去看望了楚淮。

楚淮见两个女儿依旧惦记着他,幡然悔悟,热泪盈眶,目光在两个女儿间来回,双手紧紧的握着她们的手不放。

探访时间结束后,“去哪里?要我送你吗?”何璐站在车前,问道。

楚合萌浅笑着摇了摇头,“我知道酒店很忙,你不用管我,晚上记得回家吃饭!”

“嗯,我知道。”

何璐发动了车子,楚合萌只是望着天边发呆,耳边是初夏虫鸣的聒噪声。

一眨眼,距离夜景台的那个夜晚,已经过去了大半个月。

楚淮和韩东升已经为自己所做的付出了代价,而邢康成经过那一夜之后,因为受不了打击,整个人的心智都倒退回了七八岁的时候。极度缺乏安全感和信任感,任何人都接近不了他,可是他偏偏喜欢和楚合萌在一起。

所以楚合萌每天都会去看望邢康成,只是,再没有见到过邢浩东。

听管家说,邢浩东因为邢氏集团发展海外业务的原因,去了英国。

可如果真的是这么简单的话,为什么邢浩东走的时候,一句话都不告诉楚合萌?

那个夜晚后,他们一句话都没有说。邢浩东总是躲着她,楚合萌不禁怀疑,他是因为楚淮而故意回避自己的。就像楚合萌的那场成名戏,《罗密欧与朱丽叶》,邢浩东和她竟然也成了仇人的女儿,只是楚合萌不想朱丽叶,她相信一定会等到邢浩东回来的那一天!

因为他们还有约定!

可是,所谓的“那一天”,却让楚合萌等了整整两年!

两年后的盛夏,楚合萌一身素黑,推着一辆半新不旧的轮椅,领口别着一朵小菊花,手中还撑着一把黑色的雨伞。坐在轮椅上,怀里紧紧的捧着一大束的**,开得很盛,却也开得寂寥。

“对不起,我来晚了。”

轮椅上的那人安静的看着眼前的一座墓碑,微微俯身放下了手里的菊花,抬眸间,墓碑上“芜妮”二字,深深的刺痛了他的心。芜非和袁琪手牵着手站在另一旁,楚合萌向他们颔了颔首,三人知趣的离开了芜妮的墓地,只留楚决明一人。

“哥哥一直都说,这是他的报应。”楚合萌无奈的叹着气。

芜非却已经释怀,淡淡地说道:“这是命,不管他的事。”

楚合萌还想说什么,手机突然响了起来,是她的经纪人在提醒她不要忘了两个小时后的公演。袁琪浅笑道:“你现在已经是名人了,赶紧回去工作吧!这里有我们呢!”

楚合萌没有推辞,这些年也多亏了芜非和袁琪的帮助,所以她急忙的赶回了剧院。

演出结束后,一如既往的爆发了雷鸣般的掌声,楚合萌心怀感激的回到了后台,却发现化妆镜前突然多了一束太阳花。她微微一惊,她已经两年没有收到过太阳花了。两年,也正好是邢浩东离开的时间,可是今天却突然……

“他回来了吗?”

楚合萌激动的要去找邢浩东,刚刚转身,却发现韩辰逸站在她的身后。

“喜欢吗?”

韩辰逸说着,伸手指了指太阳花,楚合萌一愣,道:“这花……是你送我的?”

“还记得当初你答应过我,不管我提出什么条件,你都会照做吗?”

楚合萌扬了扬眉梢,点着头道:“当然!你要我做什么?”

“我要你……”韩辰逸故意拖长了尾音,狡黠的一笑,逗得楚合萌心痒痒。

“我要你,永远,都幸福快乐!”

“什么?”

楚合萌还没反应过来,只听“嘭”的一声,韩辰逸拉开了彩带,紧接着何璐、袁琪、芜非还有楚决明都鱼贯而入,个个手里都拉着彩带,漫天的七彩纸屑像是姹紫嫣红的雪花落了楚合萌一身,她吃惊的望着他们,直到……

直到一个人,款款的从远处走来,一步一步,踏着熟悉的节奏,深深的走进了她的心里。

楚合萌瞠目结舌的捂着红唇,泪眼汪汪,一个大步扑入了邢浩东的怀里,潸然泪下的责怪道:“你去哪里了?为什么都不和我联系……你不知道我会担心你!会想你的吗?”

“对不起,我只是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自己,原谅我用了太多的时间来思考。”

“你这个傻瓜,你以为你说声对不起,我就原谅你了?”

邢浩东浅笑着勾起了楚合萌的下颌,深深的吻住了她的红唇。

——阿萌,三年的约定,我们做到了!

——浩东,这辈子我们不要再分开了!没有你的日子,每一秒钟都是煎熬!

——你就是我的港湾,你在哪里,我就在哪里!

邢浩东紧紧抱住了楚合萌,耀眼的灯光下,太阳花朵间那枚曾经见证过他们分分合合的钻戒,依旧闪亮如初,如同他们之间的爱,不忘初心,又如酒似的,变得更加醇香浓厚,空气中,都散发着甜蜜的幸福香味!

章节目录

嚣张萌妻不好惹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6号小说网只为原作者五五少年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五五少年并收藏嚣张萌妻不好惹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