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网址:..

京都安尚书府,风华院。 安华正在房里,坐在桌旁举起风沅芷的笛子细细看来看去,喃喃自语道:“这世间,能把曲子吹得那般摄人心魄的人,除了她,我安华真没见过第二个人了。” 说到此,又皱了皱眉头:“可那公子到底是什么人?” 突然听见门外步入的脚步声,安华转过头去,见妹妹安月涟正从门外走入。 安华挑挑眉,勾唇道:“涟涟,爹娘可总算愿意把这小院还给我了。” 安月涟眉眼弯弯,边走边笑道:“哥,其实爹娘这十年来,根本没住过风华院。” “什么?”安华惊讶地看了安月涟一眼,开口道:“十年前,爹娘让我去青冥山前,不是把我的东西全搬出 去,还说这儿风水好,他们两个要搬进来住吗?” 安月涟走到安华对面的桌前,坐下摇摇头道:“哥,那都是爹娘骗你的。” 安月讶然:“啊?” 安月涟看着安华手中的玉笛,疑惑问道:“哥,你最近这是怎么了?为何这些日子,不是去安湛神君宫观许愿,就是坐在房里看这支笛子?” 安华把手肘撑在桌上,看着安月涟的眼睛,手里边转着玉笛边问道:“涟涟,你说这笛子到底值多少钱?” 安月涟挑挑眉:“我以前跟你说过了,这支笛子是京都独一无二的,价格高达八十两白银。” 安华撇嘴,翻了个白眼,嘀咕道:“怎么会呢?他怎么会买得起?” 安月涟转了转眼珠子,疑惑不解道:“哥,你在嘀咕什么?” 安华没有回答,把手里的笛子放到桌上,站起身来,开口说道:“涟涟,你从前说,这笛子是在三里街一个笛铺中,一位公子所购买的,可是这笛子在我这儿这么久了,我一直没还回去,那公子会着急吗?” 安月涟疑惑道:“你不是说,是一位青衣女子丢的吗?” 安华撇嘴:“不错,是一位青衣女子丢的,可这笛子却是一位公子送给那位青衣女子的。” “扑哧!”安月涟笑了一声,道:“哥,你该不会是偷偷喜欢着那位青衣女子,一想到这笛子是一位公子送给她的,打翻了醋坛子吧?” 安华违心摇摇头,扁嘴道:“没有!” 安华站起身来,走到窗边打开窗户,看着窗外的景色,道:“涟涟,这几日在风华院中有些闷,我想出去走走。” “哥,程大师前些日子不是去审刑院探望你了吗?他回青冥山了吗?你为何不留在审刑院陪陪他?” 安华不满道:“师父他老人家来如风,去无踪,来时穿着一身黑衣,脸上蒙着黑布,像个强盗一样趁我没注意,嗖的一下从我身后飞过来偷袭我,才跟我在幽清轩一起坐下没聊上多久,就突然又消失了踪影,也不知他到底去了哪里。” 安华接着道:“涟涟,不如你和我一起出去走走?” 安月涟点点头道:“嗯,哥,涟涟陪你。” 安华与安月涟一同走出安府门外,视线里有一辆马车正在走过,微风吹开了马车窗帘,一张熟悉又美丽的脸映入了安华的眼帘。 那一瞬间,令安华意外的是,马车内还有一个人,不是贴身侍女,而是一个———男人! 安华心下暗道:我认得这厮,数月前从关外归来时,带着浩浩荡荡的军队路过审刑院大门,那凯旋而归的排场可不是一般大! 安华正要走上去,马车却越走越远了。 安华着了急,一瞬皱紧了眉头,连忙运起轻功飞身而起,一脚踩在马车车顶上。 安月涟见状,瞪大了眼睛惊讶问道:“哥,你要干什么?” 那马突然受了惊吓,恐慌得高声嘶叫,便开始了乱冲乱撞。 街上正在挑菜的妇人惊恐尖叫:“啊!救命啊!前面有一匹马失控了!” 挑菜的妇人身旁,有一位正在吆喝着卖糖葫芦的老头子,听闻妇人一声尖叫,朝着马车方向望去,顿时慌慌张张地扔了所有糖葫芦,惊慌失措地冲进了一家客栈里,边跑边喊:“出事了!快跑!街上有马失控了!” 顿时整条热闹非凡的街全都沸腾了起来,老百姓纷纷丢了菜,丢了箩筐,丢了小摊,喊的喊,跑的跑,摔的摔。 梁渊一看情况不妙,连忙推开车夫,抓住缰绳死死拉住正失控的马。 谁知这马怎么拉也拉不住,在街上一路狂奔。 安华见状,勾了勾唇:堂堂南岳战功赫赫、万人敬仰的荣亲王,该不会连一匹马都拉不住? “啊~救命啊!” 街上又一女子开始了惊恐地尖叫,眼看这匹失控的马要撞上那女子,安华再次飞身而起,一脚横扫,“砰”的一脚狠狠踹中了马的脸,马吃了痛,顿时凄惨嘶喊,侧翻倒地。 梁渊在危急之下,拉着风沅芷的手一同跳下了马车。 梁渊扶着风沅芷的后背,看着风沅芷担忧问道:“沅芷,你没事吧?” 风沅芷摇摇头:“一渊,我没事。” 这一幕全被安华看在了眼里,安华一瞬眸光如刀,寒冽冽扫了一眼梁渊的脸。 马车翻车之时,三里街上除了风沅芷、安华与梁渊,见不着第四个人影——老百姓全部跑光。 梁渊眸光一敛,看向安华问道:“这可都是你搞的事?” 安华鼻子里喷出了一口冷气,冰冷的眼眸一转,目光犹如锋利的刀剑从梁渊脸上一寸寸刮过,斜起嘴角冷笑道:“是你自己拉不住马?怎的好意思怪上我来了?” 突然,远处一阵琴声骤起,三里街上刮起了大风,三人被风沙迷了眼睛,抬起手来,眯着眼挡风之时,哧的一支飞箭破风来,安华见状,眼珠一转,身形一闪飞身直上,一手抓住了那支飞箭的箭身,横眉竖眼冷冷道:“鬼琴手,又是你!” 琴音陡然音落,曲换,音又起,弹琴之人正弹琴的手越弹越快,霎时九支飞箭嚓嚓飞射而来,梁渊皱起眉头眼色一凛,飞速反手拔剑,一瞬闪出手中剑光霹雳一般的剑朝四处横扫,把风沅芷挡在身后,一瞬砰砰砰声将破风飞箭四处打落。 安华看向梁渊道:“你带着风姑娘走,这儿由我来应付。” 梁渊冷哼一声道:“这世间,还没有我梁渊所怕之事!” “哧!” 突然一支箭朝着梁渊身后的风沅芷射来,风沅芷猝不及防,梁渊正要转身过去挡却已来不及,安华一步抢先,飞身而起,在半空中将那支正要插进风沅芷心脏的飞箭一脚踹飞,霎时狂风四起、尘土飞扬,咔嚓声起,飞箭断裂,噼啪落地。 梁渊霎时惊讶问道:“我梁渊杀敌将近十年,从未见过像你这般的武功高手,你的体内竟有如此强猛的真气,不用出剑都能应付自如,你可否告诉我,你是何人?” 安华咧了咧嘴,冷冷道:“审刑院院长,安华!” 梁渊吃了大惊:“你是安华?南岳第一大师程知游的第十三个徒弟,当今南岳审刑院院长?” 安华斜起嘴角:“不错!” 未等梁渊反应过来,“哧”的又一箭射来,安华侧身躲开,弹琴之人越弹越快,越弹越乱,数十支箭伴着九根银针嚓嚓嚓飞射而来,安华横眉竖眼怒道:“我去你的,又是这招!” 安华不再着重防御,朝着箭来的方向一飞而起,跃过半空中一支支飞箭,一瞬飞到鬼琴手的头上空。 黑影大人眼底掠过一丝凛冽的寒光,冷哼一声道:“这小子实力倒是强横,这回竟然能越过数十支箭与飞针主动迎了过来!” 黑影大人厉声喝道:“给我射!” 令声一落,所有手下齐声回答道:“是!” 安华在半空,低头瞧见正在弹琴的鬼琴手,眸色一凛,飞速落地,弹琴人左手五指用力一拨,一瞬琴音音韵铿锵、雄浑激昂,“唰唰唰”声陡然又起,远处又是数十支飞箭夹着飞针射来。 安华冷冷道:“想拦老子?做梦!” 安华一飞而来,完美避开所有箭,一掌往鬼琴手头上劈落,只见鬼琴手神色自若,嘴角勾起了一抹邪笑,安华猝不及防,“嚓嚓嚓”声入耳,远处又是九根银针破风飞射而来。

章节目录

君上他下凡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6号小说网只为原作者简化渊浅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简化渊浅并收藏君上他下凡了章节